您现在的位置:OPE亚运会 > OPE动态 > 亚运会新闻 >

回顾民间体育:越野车奔跑 盼踩轮滑登广州塔

浏览次数: 日期:2018-11-14 文章来源:未知

  因为热爱,所以痴迷。中国民间体育从未盖过竞技体育的风头,却也一直星火不灭。究其原因,正是因为很多人将其融入自己的生活,并找到乐趣,体现了价值。

  在北京奥运和广州亚运会这两台竞技体育的大戏落幕之后,我们应该将目光更多地转向这些人,那些民间体育人的故事,有着丝毫不逊色的精彩。2011年开启,他们会有什么精彩的续编?

  每年的10月30日,飘狼都会想起豺狼。心香一瓣祭雄杰,在飘狼的心里,为人豪爽义气、性格开朗率性的豺狼是狼群永远的精神领袖。

  飘狼是一位温婉秀气的女孩,狼群是广东最著名的越野汽车俱乐部,豺狼是被称为“越野先驱”的狼群俱乐部发起人杨险峰。

  1994年,酷爱汽车越野的杨险峰一手创建狼群汽车越野俱乐部。此后,狼群声名鹊起,成为广东名气最大的汽车越野俱乐部,杨险峰也被称为“广东越野第一人”。然而,杨险峰却在2007年10月30日因肝病去世,留下一段令人追忆令人感伤的传奇。

  斯人已去,狼性仍在。在狼群中,个个都是侠肝义胆、豪气干云的狼,冰狼、霸狼、公狼、飘狼……狼的野性、韧性、抱团的天性至今是狼群崇尚的精神。

  狼群依然在奔跑。豺狼离世,狼群没有一哄而散。汶川大地震中,他们奔赴灾区救援,捐款捐物。2009年,狼群回访汶川地震灾区;2010年,狼群依然记挂汶川,“亚运爱心中国行”上的23台越野车浩浩荡荡;10月,狼群发动亚运绿色中国行,沿着广州亚运火炬传递的路线,一路驶过……

  “我们在延续豺狼倡导的公益和爱心活动,”飘狼说,“这是一种重生,希望能体现我们的狼头还在。”

  供职于金融系统的飘狼喜欢冒险和挑战,喜欢大自然,一辆白色切诺基是她的最爱,她戏称之为“小妾”。有了“小妾”,她能和狼群奔跑,享受挑战带来的乐趣,她说,狼群中互帮互助的风气让她感到温暖。

  2011年,飘狼的愿望是能开车去西藏,“我希望将越野进行到底,”温婉秀气的飘狼笑言,人在变老,越野却是不老的情怀。

  从2006年第一次孤独骑行到现在,王卫从一个青涩学生,变成知名度颇高的自行车绿色骑行先锋。5年5万多公里的骑行之路,让这个来自潮汕的小伙子历尽艰难,但梦想成真。

  他是“中国首位环国骑行大学生”,北京奥运会和广州亚运会双料火炬手。他于2006年和2007年完成两次骑行全国的壮举;2008年他组织了“把亚运祝福送给北京奥运”的全国骑行;2009年,他联合几位亚运志愿者骑行东南亚6国,一路宣传广州亚运;2010年广州亚运会前夕,他再一次组织起十几位车友骑行全国,并遍访各地知名画家和书法家,完成“祝福亚运”百米巨“龙”长卷的壮举。

  “我这两三年来,放弃了参加工作的机会,没有收入。”王卫笑言,这些年靠举债骑行,父母也有怨言。“毕业,找工作,按部就班地生活,那不是我所追求的。”王卫说,“都说80后,90后不可靠,我们想做一个证明。”

  从一个人骑行到一群人骑行,从挑战自我到公益宣传,从北京奥运到广州亚运,王卫的视野变得开阔,认识了很多朋友,也得到很多朋友的帮助,“有了朋友们的支持,我才能走到现在。”

  新的一年,王卫的生活将有新变化,“我打算开公司创业,毕竟这种靠借钱搞公益的方式是不能长久的。”

  其实前年他就在做创业铺垫,他和车友们成立的“齐天下”自行车俱乐部就是固定团体。如今,他打算在此基础上成立公司,业务主要是倡导“低碳绿色骑行”并提供相关服务,通过提供视频、照相等相关服务赚取一定的收益。

  王卫把这个小公司称之为“社会企业”,王卫说,社会企业赚到钱之后投入公益事业,以此形成良性循环,并最终摆脱举债做公益的局面。

  今年的全球气候峰会在南非举行,王卫计划首先搞一次大规模的全国骑行,遍访各地书画家,收集以环保为题材的书画作品,最后再选拔一个骑行团队,带上这些作品一路骑行到南非去。“我们打算在峰会现场办一个关于环保题材的书画展览,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中国在环保方面做出的努力。”

  “我们骑车到南非,当然是最环保的方式,我要让他们看看,谁说中国不环保呢?”王卫说。

  57岁的轮滑王“辉哥”——李松辉至今清楚地记得广州日报第一次采访他的时间。他因为广州日报的报道广为人知。时至今日,报纸、电视、网络纷纷关注他,连外地电视台都竞相采访他,“辉哥”变成了名人。

  过去的一年是他倍感荣耀的日子,在亚运会期间,他频繁参加各种公益活动,在各种场合穿着那双如影随形的轮滑鞋,跳跃,奔跑,滑行,做出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展示他那独树一帜的夕阳红。

  “辉哥”的变化很明显,从开始只为自己健身好玩变成了为这项运动鼓与呼。在亚运会开幕前的一次官方会议上,他提出了要将轮滑运动融入生活,“轮滑比汽车环保,比自行车便捷。”这是辉哥的看法,尽管轮滑成为出行工具显然还只是一种美好的梦想,但是辉哥却乐此不疲。

  辉哥在过去几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纪录:在越秀山百级台阶上,踩着轮滑一口气单腿跳跃70个台阶;在大峡谷踩着轮滑登上几千个台阶;2008年踩着轮滑登上长城。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之前,他非常渴望登上广州塔,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如愿。不过辉哥显然还不打算放弃,因为他有充分的自信:“我家住在8楼,大约21米高,我穿着轮滑跑了22个来回,从距离上算大约是462米,用了2个小时,我一按脉搏,80!”辉哥对自己充沛的体能非常自豪,“广州塔高430米,登上去没有问题。”

  除了要继续挑战极限,辉哥还打算办一个成人轮滑培训班,这个培训班和社会上其他的培训班不同,“别人是培训小孩,我是培训成人。”辉哥说他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宣传让轮滑融入生活的理念,“现在我的爱人受我的影响,已经能够开始滑了!”他说。

  老顽童李松辉像孙悟空的七十二变,将简单的生活变得五彩缤纷。最后,他说出了心里的秘密:“我希望有导演能发现我,将我的经历拍成电视剧或者电影,宣传环保运动的健康理念。”

  作为土生土长的广州人,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保龄球比赛被潘岳鸿看作2010年的最高梦想。就在自己多次打球的地方——天河体育中心保龄球馆,打了16年保龄球的老潘很想拿到人生的第一枚亚运金牌。

  被外界称为“中国最穷球队”的中国保龄球队在这里获得了4枚铜牌,实现了历史性突破,但是没有金牌,潘岳鸿仍然觉得很遗憾,“在亚运会之前,我觉得自己有了很大进步,但是比赛却发挥不正常,顶多发挥了一半的技术。”潘岳鸿说,这和国家队的经费少有关,别的队一年出境比赛10多次,三年集训他只参加过一次香港举行的比赛。

  老潘最终没有取得好的名次,但是他并没有任何放弃的念头。10年的国家队生涯,他和球队一起走过了穷酸落魄的10年。“以前出国打比赛,回来的机票都是自己掏腰包,所有的装备都是自己出钱,一颗球打了上千局都还在用。”老潘感叹:全队在外面吃饭,吃饭的场面最“壮观”——饭菜碟吃得那叫一个干净!

  “现在已经很不错了,每人还有600元的补贴。而且各种装备都能提供了。”今昔对比,潘岳鸿已经很知足了。

  广州亚运会结束,中国保龄球队就地解散,尽管今年还有亚洲锦标赛,但由于经费紧张,中国保龄球队仍然无法参赛。无赛可打的潘岳鸿正合计着租下天河保龄球馆的一个柜台做保龄球用品生意。租金挺高,也赚不了多少钱,但是他还是挺想做成这件事,“租下来,我可以卖球,教别人打球。”他说,国家队缺人,他可以培养年轻人。

  在海南经营着挺大规模生意的姐姐本来想老潘去接班,但是他想想还是拒绝了,“我不是一个有钱人,可我就是喜欢保龄球。”老潘笑着说。

  对于刚毕业三年的陈永雄来说,那由四片竹子做成的竹棍是如此重要,重要到可以改变他的体魄气魄,让他的事业更加自信。

  这枚竹棍其实是剑道中的“竹剑”。化剑为棍,既是为了安全,也是体现剑道重在“修道”的宗旨。这种源自日本的运动,是台商魏芳彬先生传入中国大陆的。2007年,酷爱剑道的魏芳彬在番禺建了中国大陆第一家剑道馆。当时没有多少人知道剑道,很多人还以为那是“跆拳道”。“现在不同了,很多人在关注这个项目,尤其是你们广州日报报道以后。”陈永雄介绍说,剑道馆现在由一变三,当初是落脚在村子边,现在则进军市中心,在市一宫和市二宫都开设了分馆,每天来练习的人多达五六十人,可谓今非昔比。

  陈永雄也由几年前的体弱多病,变成了现在的身体特棒。实际上,他当年正是由于身体不好,想找一项适合自己的体育运动项目来锻炼身体,一次哥哥带他到剑道馆,他从此爱上了剑道,现在哥哥因为生意的缘故已经不再练习,但是自己却越来越喜欢,每周4次的练习他从来不落下。

  陈永雄说自己最大的变化是心理素质,在练习剑道几年之后,他从一个很怯场的人,变得可以在上百人面前发言轻松自如,这让做生意的他觉得十分受用。

  和陈永雄一样,柔柔弱弱的女孩杨惠芳几年前陪着男朋友来剑道馆练剑道,从开始坐在场边看,到渐渐迷上了这个项目,后来男友不练了,她却坚持了下来,并且将剑道变成了自己的职业。现在,她办起了一个网站,做起了销售剑道产品的生意。练习剑道的这几年里,最让她开心的是认识了很多的朋友,让她开阔了眼界。2010年在上海举行的邀请赛上,杨惠芳一举夺冠,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巾帼英雄。

  谈到新年的愿望,陈永雄表示,“除了在事业上有更大的拓展,也希望能在剑道上晋升一级。”

上一篇:国家保龄球队在汉备战雅加达亚运会

下一篇:没有了

所属类别:亚运会新闻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亚运会保龄球馆集训